无弹窗小说网 > 仙侠 > 执魔
  支持键盘左右键(← →)可以上下翻页,鼠标中键滚屏功能
选择字号:      选择背景颜色:

第1066章 舍空心劫全!


  见堂堂仙帝修为的海魔居然也会服软,宁凡微微一诧,面色有了古怪。
  倒也没有穷追猛打,而是在海魔收回了本命魂墨与触角攻击后,同样顺势收手,中止了水淹一界瓶的发动,收起诸多法宝神通。
  一场惊天动地的对决,就这般风平浪静地结束了。
  即便动用了一件先天中品法宝,四件先天下品法宝,宁凡也没有狂妄到,以为能凭如今的修为灭杀海魔。
  眼前的海魔,很强,起码比当日截杀宁凡的蒙家仙帝更强一分。纵然当日面对蒙家仙帝,宁凡使出了焰祖金掌令这等绝杀之物,也没有做到一击必杀,今日的海魔,则更加不可能击杀了。
  最多也只能给海魔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势吧。
  这海魔,怕也是对先天中品法宝的威能有所顾忌,这才决意服软的,
  当然,不排除这其中有巫娜的因素。不论出于什么原因,对方愿意收手,宁凡便也乐见其成,毕竟他与这海魔无冤无仇,犯不着非得拼个鱼死网破。
  而借由这短暂的一战,宁凡也分析出了如今的自己面对仙帝时的优劣势。
  防御有余,但若是对方仙帝有着手段压制灭神盾,则另当别论。
  攻击不足,可伤及仙帝,不可灭杀,当然若对方是那种奄奄一息、快要毙命的仙帝,则另当别论。
  逃跑不是问题,毕竟有着乌仙云在,宁凡之前可是从堂堂死帝手中跑掉了的。
  如今的他,仍旧觉得仙帝是一座高山,但这高山,起码已经可以看到峰顶,而不再是遥不可及了。
  “外修…你来此…是为…还是为了…十二鼎奴…”海魔复眼退去,问道。
  炼神鼎?十二鼎奴?
  宁凡目光落向此地祭坛上的白银巨鼎之上,此鼎是叫炼神鼎么?看这鼎隐隐传出的气息,居然也是一件先天法宝!可惜并非完好无损,而是一件损毁严重的古物,威能方面,好像也不是主攻防,而是另有用途。
  至于十二鼎奴…指的大概是祭坛上空漂浮着的十二个血色光团吧。血色光团抽取着其内封印生灵的生命力,似乎就是为了将那些生命力供给给白银巨鼎…
  “我非为这白银巨鼎而来,我来此地,是为了带走你口中的一名鼎奴。”宁凡道。
  “若只是…鼎奴的话…我可以…不插手…但…你带不走…任何一人…炼神鼎有…古老血咒…”
  海魔言罢,巨大的兽瞳缓缓闭合,继而传出震天动地的鼾声,居然在宁凡面前睡着了。
  显然是不打算继续插手宁凡的事情。
  炼神鼎有古老血咒?什么意思?
  宁凡不太明白海魔话语里的意思,此刻既然海魔已经决意袖手旁观,他便也不再浪费时间,身形一晃之下,出现在祭坛的中心,玄阴界一开,将心急如焚的巫娜放了出来。
  “大哥哥,你没事吧?海魔大人有没有伤害你!哼,如果海魔大人敢伤害你,我便再也不陪它聊天了!”
  巫娜噙着泪,哭着扑到宁凡怀中,当发现宁凡身上居然没有任何伤势时,惊讶地合不拢嘴。
  怎么会…大哥哥不是应该和海魔大人打了一场么…居然没有任何伤势!海魔大人可是很强的,当然大哥哥也很强,但是…
  还是很不可思议呢!
  宁凡微微头疼,将这爱哭的小丫头推出怀抱,“你在此稍等,我这便救走你姐姐。”
  “嗯,大哥哥真是一个好人!”小丫头眼中闪着星星。
  宁凡身形一纵,飞上空中,望着周遭悬浮的十二个血色光球,若有所思。
  一翻手,逆海剑在手,试探性的朝封印巫言的血色光球一件斩去,半月形的剑芒卷起万道狂风,一路横行而去,但在逼近血色光球十丈之时,血色光球忽然爆出无数不规则血线,也没有看清血线如何攻击,宁凡斩出的剑芒便直接爆开,威能散尽。
  “这血球,似有古怪…”
  宁凡没有再放出斩击,而是持剑踏空前行,一步步朝封印巫言的血球逼近,决定亲身试验一下那血球的古怪。当走近血球十丈位置时,血球再次爆出无数不规则血线。
  一股危机感瞬间出现在心头,使得宁凡二话不说,抽身便退。
  但还是慢了一步!倒退间,宁凡左臂衣袖直接在血光之中腐朽成灰,继而其左臂血液开始干枯,转瞬之间,其左臂便不像是活人手臂了,而像是干尸之手!
  好诡异的血球!
  好可怕的杀伤力!
  见宁凡一只手臂血液被吸干,下方祭坛的巫娜顿时担心起来。
  更有一些讥讽嘲笑声,从一些血球之中传出。
  原来并不是所有封在血球里的人,都是昏迷状态…巫言只是因为伤势太重,才昏迷不醒,属于特例。
  “区区二劫仙尊,居然也想抗衡逆枯诅咒,愚蠢,真是愚蠢!”第九血球中,一只四劫仙王气息的古老魔龙挖苦道。
  “自寻死路罢了。”第七血球中,一只五劫仙王气息的干瘦老者不屑一哼。
  “又是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,这可是仙帝都办不到的事情呢。”第三血球中,一个准帝大鱼冷笑不绝。
  “废物而已。”第一血球中,一个不知封印了多少年的金色元神目空一切道,居然有着六劫仙帝的气息。
  此地居然囚禁着这么多修为强横的存在!
  宁凡目光微动,却没有多说什么,在服下一些增血丹药之后,勉强将损失的气血补回。左臂血肉恢复如初后,再神通一展,连腐朽的衣袖都恢复如初了。
  没有理会其他囚徒的讥讽,宁凡观察着封印巫言的血球,若有所思。
  血球一个照面干枯他左臂血液的力量,似乎是一种超越掌位道则层次、达到大道本源级别的力量。
  毕竟是道源力量,即便是六劫、七劫的仙帝到来,若无抗衡道源之力的手段,怕也要在血球攻击之下吃大亏的。
  那些困在血球中的仙尊、仙王、仙帝,逃不出血球的囚禁,便是因为他们无法抗衡血球的道源力量。
  海魔的话,估计也无法抗衡这等道源之力,因而才会说之前那样的话语。
  宁凡则不同。
  身为乱古传人,掌握了阴阳五剑,纵然这血球拥有道源层次的力量,宁凡也能…将之斩碎!
  宁凡逆海剑一横,斩道人剑的光芒渐渐从剑锋之上升起,继而足尖一点长空,瞬息之间,一人一剑已越过封印巫言的血球,闪现到血球的后方。
  一道剑光贯穿长空!
  继而血球喀嚓一声,居然被宁凡一剑断为两截!
  血球中的巫言,自然是被宁凡救出,微微半抱,降落于地。
  霎时间,原本假寐的海魔,睁开了震惊的兽瞳。
  而那些嘲笑挖苦宁凡的血球囚徒,皆是倒吸冷气,不可置信。
  区区仙尊,居然斩碎了逆枯诅咒,这怎么可能!
  “小辈!不,道友,不,前辈!前辈居然能一剑斩碎逆枯诅咒,真乃神人也,请前辈救我出此诅咒,我愿一生一世侍奉前辈左右!”
  “我已经在这里囚禁了整整三千五百万年,我不想再呆在这里了!救我啊!混账小子!”
  “小子快放我出去!不然等我靠自己力量逃出去时,定会杀你全家,灭你满门!”
  “我有一个先天重宝,藏于极丹圣域某地,你若救我出去,我必将此宝送与你!”
  其余十一个血球的囚徒,皆在此刻吼叫起来,情绪激动。
  因为宁凡带给他们脱生的希望!
  话语的内容,有请求,有命令,有诱惑,有威胁…目的只有一个,那就是让宁凡将他们的血球一并打破,放出这个该死的地方!
  宁凡目光微动。
  威胁他的人不救也罢,但那些向他提出请求的人,倒也不是不能一救的,多少可以获得一些好处呢…
  不过这个想法才刚刚升起,就被巫娜小丫头给阻止了。
  “大哥哥,不可以,不可以放出这些人!这里的囚徒除了姐姐以外,都是很久以前抓来此地的。那时候,百花大帝的手还没有伸到我海巫部,这些人都是在我海巫部犯过巨大杀孽,才被囚禁此地的。一旦放出他们,他们肯定会对我海巫部进行复仇…”
  巫娜话音一落,顿时引来众囚徒的一致谩骂。显然是怪巫娜揭他们老底,阻碍他们获得自由的机会。
  宁凡眉头微微一皱,若对方是在海巫部犯过重罪的人,放走这些人就有些不合适了。
  罢了,救走巫言便可,那些人不必理会。
  于是乎,任那些人如何谩骂、威逼利诱,宁凡硬是没有解救这些人,渐渐地,那些人也累了,见宁凡心如铁石,便也不再和宁凡废话了,只在心中暗暗憎恨着宁凡的袖手旁观,一个个囚徒虽不再多言,却毫不掩饰其杀机,锁定在宁凡身上。
  宁凡眉头微皱,却懒得理会这些疯子一般的囚徒,对海魔道了声谢,便带着巫言巫娜姐妹飞离祭坛所在。
  谢的,自然是海魔袖手旁观一事,毕竟倘若海魔阻止他救人,他很难一面对抗海魔,一面分心斩碎那个血球的。
  至于那血球诅咒的名字…逆枯诅咒…
  貌似有些耳熟呢。
  
  
  宁凡想起了他突破舍空之时,曾经遭受到的枯掌袭击。
  逆枯二字,貌似是和真界有关的东西了,当然这种真界秘闻,如今的宁凡并不关心,也没有深究的意思。
  见宁凡等人离去,海魔大口动了动,似乎想说些什么,最终摇摇大脑袋,保持了沉默。
  “此子斩碎逆枯诅咒,靠的似乎是外力,而非本身能力…他手段不少,但多半也无法解开炼神鼎的束缚,助我拔除体内黑棒的…”海魔微微一叹。
  宁凡救人后,没有立刻离开海谷禁地,而是在这茫茫禁地中,寻找着适合炼制问心丹的地方,打算借助禁地中的古海气息,一举将问心丹炼制出来。
  最终,他选择了一处古鱼化石最多的峡谷,降落于地。
  巫言的伤势很重,即便被宁凡所救,也仍旧是昏迷不醒的状态,宁凡以星术助巫言接了骨,又给了巫娜一些丹药,让巫娜兑水化开,给巫言喂下。
  自己则药魂化鼎,在这烟雾飘渺的峡谷中,炼制其了问心丹。
  因为炼制九转丹药的熟练度问题,宁凡炼制问心丹的失败率颇高,但这一次,终于不再是只失败不成功的局面了。十次开炉,偶尔能有一两炉,炼制出了完美品质的问心丹。
  这多亏了巫娜提供给他的那些特殊鱼化石。
  更多亏了此地取之不尽、用之不竭的特殊鱼化石。
  毕竟巫娜的化石,也是从这里捡的。此地随便捡一块古鱼化石,居然都有那种特殊道韵在,可成为炼制问心丹的最大助力。
  两日后,宁凡一共炼制出了47颗问心丹,因为不知具体需要多少,他便多炼制了一些。药材用尽后,他便不再炼丹,开始服丹感悟舍空心劫。
  从前,他以为他的第一心劫对应的是承诺,第二心劫对应的是恩。
  但后来细细思索,他发现心劫这种东西,似乎并不是如此纯粹的东西…
  峡谷迷雾中,宁凡盘膝于石地之上,服下一颗问心丹,冰凉的丹药入口,吞入喉,药力在腹中缓缓化作热流。
  宁凡的意识开始模糊。
  五感开始错乱。
  周遭的世界好似沧海化桑田般变迁。
  峡谷中的迷雾好像越来越深,越来越看不清,不远处巫言、巫娜姐妹二人的气息,似乎也渐渐感觉不到了…
  宁凡感觉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,好似飞上了云端,飞上了穹顶,飞越了时与空的界限。
  他好似在时光长河之中不断前进,又好似,在不断倒退…
  许久,周身忽然恢复了重量感,五感也渐渐恢复。
  周遭的迷雾开始消失,然而眼前的风景,已不再是海谷禁地的风景,而是…雨界。
  “这里是…雨界,越国。这里是…”宁凡微微一怔。
  这里是越国极西的胡家所在,寒月山。
  这里是骨皇分身肆虐后的胡家。
  
  
  问心丹的药力下,此刻的宁凡仿佛可以直接看清自己的内心。
  甚至于,他居然清晰感受到了自己道心改变的全过程!
  果然…和他之前猜测的那样,第一心劫会出现胡风子的一幕,不是没有原因的。他修道之处,第一次道心改变,发生在此地!
  周围风景忽然又模糊了起来。
  继而时空切换,出现在宁凡眼前的风景,成了与母亲有关的一幕幕回忆。
  有曾经在紫斗幻境之中,与娘亲田园生活的虚假记忆。
  有娘亲以血涂茧的苍白记忆。
  也有他坐在父亲的金屋之外,不敢进屋的身影,不敢去看娘亲冰冷石像的记忆…
  化神斩凡时,紫斗仙皇的幻境之中,宁凡与母亲生活过一段时间。
  于是,他的道心有了第二次改变,从此,他明白了上山为仙,下山为人,并在之后的修真路,一直一直奉行着这一原则…
  周围的风景忽然再次改变!
  宁凡知道,接下来看到的一幕幕,极可能与他第三次心劫有关。前两次心劫他已经渡过,故而没有那么在意,但第三心劫若能参透,对于他修为精进,必有大用,故而精神尤为集中!
  第三心劫果然与微凉有关,在这里,他看到了许秋灵送他命中金气的一幕,而后,他飞上古天庭,而后,他于古天庭大劫之时,以弱小凡身,毁掉掌情仙帝一目。
  是了,是了…
  这是平凡蝴蝶第一次鼓起勇气,以渺小之身与世间绝强者相抗衡!
  这也是…道心的一大改变时刻!若无这等改变,纵然这蝴蝶日后转世成人,也不可能拥有那等过于刚硬的脊骨…
  眼前的一幕幕忽然中断了。
  原来一颗问心丹的药力已经用尽。
  此刻的宁凡,仍旧盘膝坐在海谷禁地之中,周遭的时间,不过过去了极少一段时间而已,然而他却在药力之中,经历了太多太多的回忆。
  有今生,更有前世…
  宁凡再次服下一颗问心丹,感悟起第三心劫,感悟着…当初道心改变的感觉。
  在问心丹的药效下,宁凡的领悟往往直指本心。
  所谓的舍空心劫,便是修士道心改变的过程。这种改变可能在今生,也可能在前世。可能不止四个,可能有无数个…
  舍空境,要求修士舍弃这些道心改变,果然是错误的路。
  无论是前世的道心改变,还是今生的道心改变,倘若舍弃,倘若令一切成空,此人的轮回,便也有了缺失…
  短期内或许看不出弊端,当若是从长期上看,若是从第三步的道路上看,怕是会…难求圆满。
  末法时代的修真路,似乎相当有问题呢。
  而我,不会舍,也不会空。这就和斩凡一样,世人斩去自己的凡尘,而我只斩渺小的内心。世人舍掉轮回中的重要心变,并视其为劫,而我将之视为轮回中的重要心变,不是舍弃,而是将那些遗忘的心变重新捡起,不忘本心…
  舍空,理应如此修才是正道!
  接连服食十一颗问心丹之后,宁凡对于第三心劫的突破,已经有了十足信心,第三心劫于他而言,已不再是什么阻碍。
  “若再服食些问心丹,我能否看到我的最后一个心劫…”
  宁凡继续服食问心丹,再次陷入到奇异状态之中。
  周遭的风景飞速变幻着,好似从桑田倒溯为沧海,正朝着古老岁月之前,不断追溯…
  眼前的风景终于一点点清晰。
  夜空上,挂着一轮古老圆月。
  夜空下,是无数彩蝶在花丛间采蜜的一幕。
  花丛深处,似乎有一处小湖泊,湖水里,一个女子光着身体,在月色下沐浴。那女子,只能看清一个背影。那女子,身上有着极为恐怖的气息,使得周围蝴蝶,根本不敢飞到水塘附近。
  唯有宁凡,带着一丝好奇,一点点接近。
  嗯?
  不是人身,而是蝶身…
  宁凡注意到他此刻的状态,他不是一个人,一个修士,而是一只蝶。
  他无法操控自己的身体。
  他好似循着轮回中的记忆,做着当年的事,一点点朝着湖水靠近,却又没有靠的太近,而是飞累了,朝着女子脱在岸边的衣物之上降落。
  似乎本意只是想在这里歇息一会儿。
  淡淡的体香,从女子里衣之上传出,使得宁凡不知为何有了安静宁和之感,倦意渐起,居然就这么在女子衣物上睡了过去。
  风一吹,花瓣飘摇,同样落在女子的衣物上,覆住宁凡的蝴蝶之躯。
  不知过了多久,女子洗干净了身上的泥尘,没有在意飘落在衣物上的花瓣,将衣物穿好。
  而后,离开了这片蝴蝶飞舞的世界。
  她的秀眉紧蹙着,她好像有许许多多的心事,堵得难受。心事重重下,她并没有在意一只藏身于她亵依内的小小蝴蝶。
  抑或是注意到了,却根本不在意。
  毕竟只是一个毫无修为的小蝴蝶呵。
  最终,她离开了这处蝴蝶的家乡,同样随她离开的,还有那种蝴蝶。
  只离开时,她的口中喃喃念着不知名的话语。
  “找不到…上穷碧落下黄泉,为何就…找不到他…”
  她,要找谁?
  …
  宁凡微微沉默着。
  这一幕,应该就是他第四心劫的内容了吧。
  被女子带离蝴蝶家乡的那只蝴蝶,应该…就是他了吧。
  也许,他的宿命本该生生世世为蝴蝶,生生世世居住在蝴蝶的家乡,轮回往复。
  但那个女人,将他带出了蝴蝶家乡,于是才有了他日后的一幕幕经历。
  这或许,才是他无数前世之中,最为重要的一次改变吧。从蝴蝶的世界,第一次走到了人间。
  那个将他带到人间的女子,有着与独孤极为相似的容貌,但二人的气质也好,气息也罢,一切的一切,都有着微妙的不同。
  那个女子的气息,宁凡能真真切切感受到。早在他修真之初,他便感受过这一气息。之后的修真路,他也时常从各种古籍之中,听说这一气息主人的姓名。
  是那个号称剑祖的女人。是那个若我折剑、天下无武的女子。
  “我的第四心劫…竟会是她。我与她,竟还有这等因果…”
  这可真是宁凡意料之外的事情了。
  从蝴蝶世界走向人间,是他最后一个心劫,这一点,他可以理解。
  只是无法相信,自己与剑祖会有这样那样的交集。
  不知为何,宁凡想起了十蜂至尊,那个女人同样有着与独孤肖似的面庞,硬要说的话,十蜂至尊长得…更像剑祖才对。
  大卑族内的迷雾,是否和剑祖也有某种程度的联系…
  宁凡又服食了一些问心丹,一次次体悟着第四心劫的一幕幕,对于第四心劫的突破,渐渐有了十足信心。
  只要法力足够,他的古魔、古妖修为随时可以突破舍空后期、巅峰,甚至冲击碎念境界!
  唯一让他无法释怀的,是第四心劫所看到的剑祖…从前并不觉得什么,但如今,总觉得心劫中的剑祖,随便一颦一笑,都能让他有着说不出的心痛。
  当真古怪至极。
  许久,宁凡才将心念收回,开始计划着手古神、古妖修为的快速提升,他不可能因为一些古怪念头而耽搁修炼的。
  宁凡的本意,是想直接从古国交易阵购买足够的丹药、道果,令其修为迅速拔升。这一次他慎重了许多,带着巫言、巫娜姐妹进入到玄阴界之内,并在玄阴界内布置古国交易阵。
  隔着玄阴界,总不会有人能察觉到古国交易阵的运行了吧?
  布阵果真自然还是避着巫娜小丫头的,此乃天地大秘,修为不足知道了此事,并不一定就是好事,反倒可能惹祸上身。
  巧的是,这一次给宁凡服务的,仍是那名通天教门徒。似乎此人已经将宁凡登记到他的名下,只要宁凡与通天教交易,服务者便必定会是他了。
  不巧的是,宁凡想要购买的成品丹药、道果,居然不对幻梦界修士销售。
  “道友有所不知,远古圣宗之间有着禁令存在,不允许向幻梦界修士销售成品丹药,以及修士道果。这也是我上一次没有直接卖给道友问心丹的原因,而是只卖给道友丹方。这等禁令,便是我通天教都不敢违背,故而道友想给门下弟子购买提升舍空修为的东西,只能购买药材丹方,自己炼制丹药了。”
  “顺带一提,提升舍空修为的丹药,基本都是九转银丹级别,银丹的话,限制还算小的了。若是金丹、帝丹级别,则连丹方都不能出售。一些修为类金丹、帝丹的关键药材,同样不能卖给道友,先天中品及以上法宝,同样不能,还有某某物品分类,某某分类,同样不能…哎,这禁令并非只针对道友一人,同时针对千千万万的幻梦界,真不知道远古圣宗那些老顽固,为何会颁布这等愚蠢禁令,因为这等禁令,我通天教每年不知要少赚多少天道金…”
  交易阵的另一端,那名老者颇有些愤愤不平地说道。
  宁凡微微皱眉。
  他上一次就有些好奇通天教为何没有先天中品法宝、成品问心丹售卖了,今日才知,原来远古圣宗之间,还有针对幻梦界的交易禁令存在。
  如此一来,古国交易阵虽然能带给他诸多便利,但也不再是万能的了。
  “罢了,至少九转银丹的限制还不算太大,我还是能够买到足够药材,炼制丹药冲击碎念修为的。”
  宁凡购买了数十种丹方,又买了上万副药材,一共才花费五金而已。
  倘若没有这等禁令存在,凭借宁凡的天道金银,不知能将修为直接堆高到什么程度呢…
  想了想,宁凡又问道,“道泉一类的修真资源,应该没有禁令吧?”
  “四品及之上的道泉,无法卖给道友,但四品以下的道泉,还是能卖给道友的。”
  “既如此,我再买些道泉。”
  宁凡再次消费了二十多金,购买了大把道泉,便结束了这次交易。
  而后进入到一座岁月塔内,开始精修。
  曾经阻碍宁凡修为提升的最大麻烦,是舍空心劫,如今这一麻烦取消,理所当然的,宁凡的修为会迎来一次暴涨!
  暴涨是必然的,宁凡更加期待的,反而是神妖魔修为上升后,可能引发的修为质变。
  …
  海谷禁地外,数十名修士展开神通,将整个海巫部周遭数千里都封锁,守在此地。
  带领这些修士的人,赫然竟是百花峰的白鹿真人!
  “白鹿大人,那个毁灭海巫部长老团的元凶,就躲在禁地里面了!可要我等进入捉拿?”
  一名仙尊修为的大汉,对白鹿真人询问道,话语里,对那毁灭海巫长老团的元凶,颇为不屑。
无弹窗小说网(ksgjzcs8.xsb658.com)
(快捷键:←) 凯盛国际注册送8-88登入 回目录 下一章 (快捷键:→)
无弹窗小说网 > 仙侠 > 执魔
本站所有收录小说的版权为作者所有!情节内容,书评属其个人行为,与无弹窗小说网立场无关!
本小说站所有小说和小说评论均为网友自发更新上传!仅代表发布者个人行为,与本小说站立场无关! 请所有作者发布作品时务必遵守国家互联网信息管理办法规定,我们拒绝任何色情小说,一经发现,即作删除!
网站地图 暴雪娱乐注册送38元登入 同升国际注册送68元登入 威尼斯人注册最送777登入
申博官网注册主页 太阳城申博娱乐sun 澳门网上赌场登入 申博官方网址
百盛彩票app sss998 博世界平台代理 乐博娱乐注册登入
澳门金沙娱乐注册送360登入 奔驰宝马娱乐注册送35登入 亦博娱乐注册送8-88登入 世外桃源注册送28登入
汇发娱乐注册送18登入 花花公子注册送28登入 汇发娱乐注册送18登入 暴走娱乐注册送18登入
133DC.COM 44sbib.com 313sunbet.com 1115117.COM 384xx.com
988PT.COM 658PT.COM 8KTS.COM 988ib.com S618D.COM
298psb.com 314SUN.COM 8GJS.COM 817psb.com 96jbs.com
S618C.COM 8ATSS.COM 66TGP.COM 1115118.COM uk138.com